第十届茅盾文学奖,这10部作品提名,有何特点?
2019-08-13 浏览量:

郑州+

8月12日,中国作家网发布了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(第2号),宣布已评选出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10部提名作品。本届茅盾文学奖最终的5部获奖作品将从这10部提名作品中产生。

公告中写道:“评奖委员会经过认真阅读讨论,于2019年8月12日进行第五轮投票,产生了10部提名作品,现予以公示,公示截止期为8月15日。在此期间,如发现提名作品有不符合《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》的情况,请向评奖办公室反映。”

10部提名作品分别为葛亮的《北鸢》、孙惠芬的《寻找张展》、梁晓声的《人世间》、陈彦的《主角》、叶兆言的《刻骨铭心》、刘亮程的《捎话》、李洱的《应物兄》、徐怀中的《牵风记》、徐则臣的《北上》、叶舟的《敦煌本纪》。

这十部作品从234部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,代表了近年长篇小说创作的最高水准。

《北鸢》葛亮
image.png

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10月

《北鸢》是作家葛亮创作的长篇小说。葛亮原籍南京,现居香港,《北鸢》是葛亮的“中国三部曲”第二部。该书书写近现代历史、家国兴衰。葛亮首次追溯祖辈身世,将家族故事置于乱世流离、风云际会的大时代中。

该书以商贾世家子弟卢文笙的成长经历为线索,以其身后两个家族的沉浮命运为背景,以政客、军阀、寓公、文人、商人、伶人等各色人物为素材,编织了一张恢宏曲折的故事网络,映射出波诡云谲的历史。全书叙事宏大,笔触隽永。

《寻找张展》 孙惠芬 

image.png

春风文艺出版社2017年2月

这是一部镜面清晰可鉴而棱面立体感十足的文本:青春秘密与官场隐秘、身心成长与政治生态、代际冲撞与人心交互……代际冲突的化解需要耐性情愿、需要衷肠真切、需要以心换心。

而最基本的那一部分——对人的基本看法、对人生价值的定位、对亲情与故乡的态度、对人生道路的选择、对孤独与知心的体悟和辨析等等——那纯朴、踏实并日臻健全的自我建构,正在重重阻挠与偏见中如此令人欣慰地坚韧生成。

《人世间》 梁晓声 

image.png

中国青年出版社2017年11月

《人世间》是著名作家梁晓声饱含深情的总结性作品,展现了作家丰厚的生活积累和健旺的创作活力,标志着梁晓声新现实主义小说创作的新高度。

《人世间》以北方某省会城市一个平民区——共乐区为背景,刻画了从这里走出的十几位平民子弟跌宕起伏的人生,展示波澜壮阔的中国社会巨变。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至改革开放后的今天,他们有的通过读书改变命运成为社会精英,微之光却永远闪耀,梦想的力量荡气回肠。

这是一部关于苦难、奋斗、担当、正直和温情的小说,平民视角,悲悯情怀,激烈的戏剧冲突,纵横交错的复式结构,通过一个个可亲可感的人物全景展示中国社会的发展进程,都让小说具有某种“史诗”品格。

《主角》 陈彦

image.png

作家出版社2018年1月

《主角》是一部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。作者叙述了秦腔名伶忆秦娥近半个世纪人生的兴衰际遇、起废沉浮,及其与秦腔及大历史的起起落落之间的复杂关联。既发人深省,亦教人叹惋。

忆秦娥五十余年的人生经历及其心灵史,也成为古典思想应世之道的现代可能的重要参照:即便内忧外患、身心俱疲,偶或有出尘之思,但对人世的责任担当仍使她不曾选择佛禅的意趣或道门的任性逍遥,而是在儒家式的奋进中觅得精神的终极依托。

作者笔下的世界,不乏人世的苍凉及悲苦之音,却在其间升腾出永在的希望和精进的力量。小说遂成浩浩乎生命气象的人间大音。

 《刻骨铭心》 叶兆言  

image.png

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4月

《刻骨铭心》是一部群像小说,以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南京为背景,展现了在军阀混战、日军侵华的历史时刻,各路人物在这里经历的刻骨铭心的人生。

有文学评论家认为,《刻骨铭心》是中国原创文学的重要收获,也是新历史小说的又一代表性作品。这部小说虽具有较强的历史色彩,然而其意却不在写历史,而是写“人”,写人的生活、情感、命运,痛与爱,失意或欢欣,描画出大时代背景下的悲喜人生。

《捎话》 刘亮程      
image.png

译林出版社2018年10月

《捎话》秉承和延续了刘亮程自《一个人的村庄》开始就为读者所熟知的“万物有灵”创作观,书写的是一千年前的一个故事。它所捎来的,是千年前已经湮灭、埋于尘土之下又被重新唤醒、被一部小说捎带到今天的众生之声。

在刘亮程看来,小说家也是捎话人。当我们看懂或者理解了一段远去的生活,把这段生活呈现给今天的人们的时候,也是把历史深处的声音捎给今天的人。而这,也正是他创作《捎话》的一个动因。

《应物兄》 李洱

image.png

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12月

李洱用十三年写了一部《应物兄》,他借鉴经史子集的叙述方式,记叙了形形色色的当代人,尤其是知识者的言谈和举止。所有人,我们的父兄和姐妹,他们的命运都围绕着主人公应物兄的生活而呈现。应物兄身上也由此积聚了那么多的灰尘和光芒,那么多的失败和希望。

《应物兄》的出现,标志着一代作家知识主体与技术手段的超越。李洱启动了对历史和知识的合理想象,并将之妥帖地落实到每个叙事环节。于是那么多的人物、知识、言谈、细节,都化为一个纷纭变幻的时代的形象,令人难以忘怀。

《牵风记》 徐怀中

image.png

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12月

《牵风记》是一部具有深沉的现实主义质地和清朗的浪漫主义气息的长篇小说。在“挺进大别山”历史大背景下,作者徐怀中塑造了文化教员汪可逾、骑兵通信员曹水儿、旅长齐竞以及老军马“滩枣”等个性独特的文学形象。一曲战地恋歌尚未奏响,陡生意外,在硝烟与战火中,传奇般的情节和动人心魄的情感,在诗一般的唯美笔调中流动,晕染着生命中不容亵渎的纯洁与人格的光辉。

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文学处理方式,引出对战争与人性的深刻思考。

《北上》 徐则臣

image.png

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8年12月

《北上》是江苏籍作家徐则臣历时四年推出的长篇力作。在徐则臣的笔下,这条被他书写了20年的大运河,在《北上》中终于获得主体性地位,成为审视中华民族发展图谱、悠远文脉的一扇窗口。

“运河不只是条路,可以上下千百公里地跑;它还是个指南针,指示出世界的方向。它是你认识世界的排头兵,它代表你、代替你去到一个更广大的世界上。它甚至就意味着你的一辈子。”《北上》一书的封面上,徐则臣写下这样的文字。

《敦煌本纪》 叶舟 

image.png

译林出版社2018年12月

《敦煌本纪》共计109万字,描述了1910年至1938年之间,发生在河西走廊,尤其是敦煌大地上的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,是首部以小说笔法为敦煌立传的长篇巨制。

作者以敦煌莫高窟和敦煌沙州城及城外二十三坊为支点,以索氏家族的荣辱兴衰为一条线索,以胡氏一族的突然崛起和光大为另一条线索,集中展示了西部人民寻路、开路、拓路的现实遭际与心路历程。


第十届茅盾文学奖

10部提名作品特点分析

就此次获得提名作品及作家而言,笔者认为有几个特点值得关注:

首先,从作家地域分布来看,东中部作家均有作品入列,足见茅盾文学奖作为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,其视野和关照点不可谓不广,特别西部作家作品此次尤为抢眼,新疆作家刘亮程《捎话》和甘肃作家叶舟《敦煌本纪》的入列,尽显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下中国西部文学发展形势喜人、态势积极、名家名作越发璀璨夺目。

其次,着眼作家代际这一层面,此次提名作品当中,既有老一辈作家作品位列其中,如军旅作家徐怀中、知青作家梁晓声,他们可谓老当益壮、志在千里,可称得上当代文坛的“常青树”;又有青年作家、尤其近年来活跃于文坛的作家葛亮、徐则臣作品上榜,可见当前青年创作群体在文坛业已崭露头角、尽显青年创作群体与日俱增地社会认可度和时代影响力,尤其伴随当今社会文化的兼容并包深度与广度空前提升,青年创作群体势必成为中国文学长廊中不可忽视的中坚力量。

第三,作为国内认知度最高的文学奖项——茅盾文学奖与鲁迅文学奖,它们虽侧重点不同、且社会关注度也难分伯仲,但一般看来茅盾文学奖分量更重一些;换言之,鲁迅文学奖在很大程度上是作家在创作上“更上一层楼”的助推器,军旅作家徐怀中、新疆作家刘亮程、甘肃作家叶舟、青年作家徐则臣等都曾是鲁迅文学奖获得者,他们的作品获得此届茅盾文学奖的提名,再次说明了作家的成长成熟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,文学创作、特别是重量级作品的产生并非一蹴而就。

(作者: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副教授张凡)



来源:光明日报

编辑:朱琳

统筹:黄修成

0

相关新闻

   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,下载客户端看看吧